当前位置: 首页 > 快报 > 重庆民生

关于重庆中心城区跨江第一桥 这些故事可能你不了解

今年9月,水土嘉陵江大桥、蔡家嘉陵江大桥、礼嘉嘉陵江大桥通车,至此,重庆中心城区累计建成跨江大桥33座,“桥都”之名当之无愧。

 

 

牛角沱嘉陵江大桥 张坤琨 摄那么重庆中心城区的第一座跨江大桥诞生于何时?修建前后又经历了什么?今天小编带你一起走进重庆市城建档案馆带你了解“第一桥”背后的故事↓↓↓

 

 

牛角沱嘉陵江大桥 谢智强翻拍63份珍贵档案记录建桥规划75年前就已诞生重庆牛角沱嘉陵江大桥,这座连接渝中区牛角沱和江北区董家溪的桥梁,是重庆中心城区第一座跨江大桥,也是目前重庆最繁忙的桥梁之一。“早在75年前,重庆就已经有了建设嘉陵江大桥的规划。”重庆市城建档案馆馆长徐惦耕介绍,城建档案馆中收藏有63份珍贵史料,详细记录了这座大桥的前世今生。

 

 

建设现场历史照片 重庆市城建档案馆供图在1946年的规划图中,清晰标出了嘉陵江跨江大桥的规划修建位置,根据当时规划,它将连接江北香国寺码头附近区域和重庆市中心区域。不过因为资金等原因,大桥一直未动工。“这份1957年的《重庆市嘉陵江公路桥设计意见书》,是牛角沱嘉陵江大桥最早的具体设计意见。”徐惦耕介绍。设计意见中调查表明,解放后的重庆发展迅速,原有的“母城”市中区(现渝中区)急需扩展与外界联系的通道。当时江北区则已建成130余家钢铁、机械、化工、轻工业等厂矿,也有大量物资需要通过通道过江,“包括燃料、材料、机械、设备、产品等各项物资,渡轮和木船已经远远不能适应运输需求。”对于市民而言,跨江出行也极为不便。建桥之前,渝中与江北之间的往来多靠木船,一次只能运送十来人,往返两岸要花大半天时间;大型渡船一次虽可运送100多人渡江,但每逢大雾天气和洪水则要封渡,相当不便。“我家当时住在马家堡,母亲是达州人,但凡要从渝中出发回老家,总是会提前到上清寺的亲戚家住一晚,就是为了早点去赶过江的船。”徐惦耕回忆,轮渡过江后,还需要爬坡上坎,耽误大量的时间。

 

 

建设现场历史照片 重庆市城建档案馆供图施工方采用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建设技术为什么在广阔的市中区(现渝中区)区域,偏偏选择在牛角沱上清寺一带建桥?“选桥的修建位置相当讲究,桥台的建设不是说随便找个地方都能搭起来的。当时的专家们也考虑过江北嘴,那边靠近两江交汇处的朝天门,也与解放碑更近,但千厮门附近的江面宽阔,在当时建设条件受限。”徐惦耕介绍,牛角沱水域水流平缓,跨度合适,综合考虑多种因素后,最终被选定。

 

 

建设现场历史照片 重庆市城建档案馆供图修桥地址确定下来了,但在缺乏经验、物资、设备以及技术人员的情况下,如何把这个“巨无霸”修起来?档案馆史料记载,武汉长江大桥当时通车没多久,桥梁建设的成功为团队带来了宝贵的经验,武汉长江大桥的修建设计方为重庆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嘉陵江大桥正式动工后,施工方使用的很多建桥技术都与武汉长江大桥相似,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建设技术。他们把一座山都搬走了“开工后,也面临了非常多的困难,比如缺少大型设备。”徐惦耕介绍,如混凝土搅拌技术,很多时候都只有靠人工搅拌,“不像我们现在看到的那种大型搅拌车,一下就能搅拌大量的水泥,还能运输和倾倒,当时更多时候都是在现场,靠人工和小型设备来操作。”在桥墩建设中,施工方也需要克服洪水等问题,即使现在,桥墩的围堰建设面对洪水时候都是个难题,但当时工人们克服了困难,只为实现重庆人的大桥梦。重庆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资料数据中,也清晰记载了当时大桥建设的热火朝天景象:大桥上清寺方向原有一座山阻隔,工地上每天上千人施工,硬是生生把“山”搬走了。

 

 

建设现场历史照片 重庆市城建档案馆供图“当时很多学生也到工地参加义务劳动,帮忙搬运土石方。” 徐惦耕回忆,这样的传统也在当时流传了下来,在随后的长江大桥建设中,很多学生也都主动前往参加义务劳动,建设家乡,“我就是其中之一,记得当时父母带我去的,将鹅卵石破碎掉后再加到混凝土中,回来我还写了作文,标题是《一个有意义的星期天》。”大桥建成后还延伸出两个“重庆第一”1966年1月20日,嘉陵江大桥正式通车。通车前几天,诸多市民从全市各地专门赶来“踩桥”。随着大桥通车,两岸居民也正式结束了只能靠轮渡过江的历史。

 

 

大桥通车历史照片 重庆市城建档案馆供图“关于大桥,还延伸出另外两个‘重庆第一’。”徐惦耕说,大桥通车后,“观音桥——解放碑”的第一条公交线路,即405路电车也随即开通。因为要过桥,所以当时也有人喜欢喊它“过河车”。“江北那边有一站叫‘渝北’,不是现在的渝北区,而是现在观音桥环道旁的渝北商场,附近有长途汽车站,是当时有名的地标。”另一个第一,则是当地交通发展后诞生的牛角沱立交桥,也是重庆第一座互通式立交桥。“立交桥建成时,我和哥哥专门坐车来看立交桥,感觉比电视里看的香港的立交桥还好看。”徐惦耕回忆,大桥通车后,作为市中区外环系统一个重要交通枢纽,当年的牛角沱只有一条狭窄的道路。1985年,牛角沱立交完工。“别看这个立交远远不如现在重庆黄桷湾立交桥那样壮观,但当时真的让交通环境得到了大大改善。”

 

 

建设现场历史照片 重庆市城建档案馆供图“老中青”三代同堂见证重庆交通发展历经沧桑的牛角沱嘉陵江大桥,承载了山城的变迁和发展。2009年,牛角沱嘉陵江大桥被列入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在嘉陵江之上修建的渝澳大桥建成通车,它距牛角沱嘉陵江大桥约200米,两桥被称为“姊妹桥”。两个“姊妹”连接着江北区和渝中区,是市民日常出行的重要通道。

 

 

牛角沱嘉陵江大桥与渝澳大桥 张坤琨摄而今,牛角沱嘉陵江大桥、渝澳大桥、轨道交通3号线过江复线桥“老中青”三代大桥一起,成为重庆城市交通发展重要的见证。

 

 

轨道交通3号线 邹乐 摄2018年,因为多年“奉献”,牛角沱大桥还曾进行过一次大规模整修。大修采用了修旧如旧的方式推进,施工方大量选择与原结构相同或兼容的材料,让大桥的桥身、桥墩、桥面等均得到精心修复。同时,大桥上还增设了交通监控系统、桥梁健康检测系统等智能设置,照明系统也进行了提档升级,这座50多岁的大桥,得以焕发新生。

本信息源自网络仅供浏览,不代表渝网立场及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诚征商务合作

诚征合作,本站长期接受投稿及广告投放,如果您有感兴趣的内容或者需要了解更多信息,请与我们联系,微信:cqwangyu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邮件必回)

023-68679381

在线咨询:QQ交谈

邮件咨询:客服邮件

工作时间:7*24小时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